读书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文旅频道 >> 读书 >> 正文
致平凡人生的温暖情书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04日 10:00:00  来源: 海南日报

  原标题:致平凡人生的温暖情书

  作者:丁乔

  2020年岁末,豆瓣高分动画影片《心灵奇旅》让很多成年人都流下泪来。那种感觉虽然并不沉重,但是那种细微的痛感却一直轻轻揪着你的心。这部充满哲理的动画片的主角是一个成年人。对于那些经历了许多生活磨砺、有时不知所措的成年人来说,《心灵奇旅》是一剂能让人清醒的良药。该片让观众开启了一段“见自己、见生死、见生命”的奇幻旅程。

  在温情中反思人生

  如果你喜欢动画片《飞屋环游记》《头脑特工队》,看过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短片《包宝宝》,那你一定知道彼特·道格特这个名字,这些热门作品都是他执导或参与制作的动画片。

  在温情中反思人生,是彼特·道格特一直以来的创作风格。《包宝宝》里那个溺爱儿子的妈妈,《飞屋环游记》里那个想重新找回童心和梦想、在热气球上环游世界的老卡尔,他们和你我很相似,都过着普通平凡的生活。但是,他们又因为各种机缘巧合,开启了一段不平凡的奇幻旅程,并最终领悟到一些生活的真谛。

  以上这些影片主题深刻,外在形式却十分暖心。当影片结束的时候,你总会感到充满力量,因为这些奇幻之旅的终点是一个阳光明媚、充满希望的世界。

  相比此前的作品,彼特·道格特此次执导的《心灵奇旅》是个显得有点残酷的故事。影片主人公乔伊最终没能找到他所期待的“希望”。乔伊是个平凡、有些郁郁不得志的小学音乐老师。他许多学生对音乐不屑一顾。他日复一日地与他们为伴,终于获得了正式教师岗位这个稳定的“铁饭碗”。但是,他一直以来却有个闪闪发光的梦想:在舞台上尽情绽放。就像影片开头那样,他只是一个穿行于人流之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人物。当他好不容易获得一次在舞台上演出的机会时,却毫无预兆地掉进下水道井盖口。他死了,然后来到另一个世界:“生之彼岸”。

  人生的意义

  许多人喜欢看电影,喜欢在闲暇之余抽出一些时间观看别人的故事,其中不乏经常思考生命及其意义的人。生活中,有人曾经对人生的意义感到迷茫,有人现在依然感到迷茫。如同毛姆的小说《月亮和六便士》里的思特里克兰德那样,在头顶的月光和脚下的六便士之间倍感纠结。

  许多人懂得很多道理却仍然过不好自己的人生,他们或许会从《心灵奇旅》这部动画片中获得一些领悟。该片是以成年人为主角的童话故事,它有着绚丽可爱的外在形式,内里却充满了理性甚至冰冷的底色。片中不乏欢笑,更多的却是对人生意义的严肃思考和追问。

  这是一个开头有点像爱丽丝漫游仙境的故事,那个敞开的下水道井盖口,就是乔伊的“兔子洞”。“生之彼岸”的存在,让我们借着乔伊的眼睛,正视自己将来的死亡,也重新审视自己的一生。

  与“生之彼岸”相对的,是“心灵学院”。这是片中为灵魂塑造人格、重新投胎之前的虚拟世界。当乔伊试图返回地球时,他来到这里。这是整部电影的核心,也是本片最具有哲学意味的关键设定。乔伊的心灵学院之旅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如果生命没有成就,也没有找到活着的目标和使命,人活着还有价值吗?如果注定无法“闪耀”地活着,只能默默无闻平凡地活着,你是否还能找到人生的希望之光?

  没有成就的人生有意义吗?这是《心灵奇旅》对乔伊,也是对我们每一个人发出的疑问。

  生命的希望之光

  影片的另外一个主人公是灵魂“二十二”。用现在流行的词来形容她,那就是非常“丧”:所有看似能够激发起生命意义的事物,在她看来都毫无意义。这是个充满消解性的消极设定,阻断了她寻找“生之希望”的光。她有点像有些人心中那个充满怀疑、消极情绪甚至有些抑郁的自己,也有点像人们被生活反复揉搓后那个皱皱巴巴、失落至极的样子。

  如果生命没有任何成就,那么生命本身,是否就毫无希望和意义?这是“二十二”向乔伊,也是《心灵奇旅》向每一位观众提出的疑问。

  针对这些问题,影片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当乔伊如愿完成演出,走出那个曾让他充满期待的酒吧大门时,他并没有感到由衷的狂喜和满足,甚至反而有一些失落。他一直以来的人生梦想和追求真正实现时,带来的却不是希望和狂喜,而是某种失落和空虚。他曾经认为,站在台上的音乐家是那么光芒四射,到头来却发现,她也不过和自己一样,用另一种方式度过平凡的每一天。自己所期待的“成就”,只是另一种生命形态罢了。

  想象和追求带来的希望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无法言说的莫名空虚。就像处于灵魂形态的生命无法体验到味觉和触觉,乔伊的世界再次失去了希望之光。

  《心灵奇旅》告诉人们,生命不是因为成就、目标才有意义,生命本身就是有意义的。一切疑惑、不安、焦虑、否定,都是因为许多人给生命附加了太多“意义”。它们中,一些容易实现,而另一些需要为之奋斗一生。这些人们附加在生命上的“意义”,有时会带来狂喜,有时会带来失落。

  或者我们可以换一种表述:生之希望,在于生命本身,无论它是否有目标和意义。就像上文提到的《月亮和六便士》一文中,无论是当画家还是银行职员,无论是抬头仰望月光,还是选择脚下的六便士,思特里克兰德的生命都有意义和希望。而对乔伊来说,在学校教音乐与在舞台上演奏爵士乐,其实并没有区别。无论平凡与否,生命的希望之光,终究会平等照耀每一个人。(丁乔)

责任编辑:小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