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文旅频道 >> 鉴赏 >> 正文
从蜜饯梅子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宋文化缘何走红荧屏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23日 16:51:00  来源: 文汇报

  原标题:从蜜饯梅子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宋文化缘何走红荧屏

  《清平乐》在置景、服制、道具、台词和历史细节方面的雕琢非常用心,处处彰显出宋人独特的美学趣味。图为剧照。

  由晏殊、范仲淹、韩琦等组成的“豪华文人天团”登场,翻开了文学、思想与修养的群星时代。汴京商品街上南北货琳琅满目,熙熙攘攘,勾勒出繁华的民生百态……正在播出的电视剧《清平乐》用影像图景,回溯了历史上那个文化艺术令人回味、百工百业昌隆的北宋时期。且这一次,《清平乐》在置景、服制、道具、台词和历史细节方面的雕琢更加用心,一盏“雨过天晴云破处”的汝窑茶盏,一幅赵芾《万里江山图》山水屏风,处处彰显出宋人独特的美学趣味。

  “古装剧,正在成为传统历史与文化活态传承的一个重要载体。”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罗岗在接受采访时说,经历了多样化的创作类型,古装剧创作迎来了新的叙事潮流。诸如《琅琊榜》《鹤唳华亭》《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清平乐》等作品的诞生,打开了一个更为“文化”审美的叙事空间,它不仅体现在美术上,更体现在精神与思想价值领域。

  从细节中发现历史的温度,影视剧呈现历史“知识点”

  “肉包子十四文,菜包子十文,如此便宜,那彩色泥娃娃原本是江南才有的,竟还有苏州肉馅点心,就是不知味道如何……”《清平乐》中有这样一个场景,马车载着仁宗、范仲淹和韩琦三人徐徐驶向都城,作为背景的汴京很有生活气息。

  无论是课本里的《岳阳楼记》、司马光砸缸,还是被不断演义的“包青天”“三侠五义”“狸猫换太子”,可以说《清平乐》的主角宋仁宗总是被各种“故事”包围着。《宋仁宗和他的帝国精英》的作者郭瑞祥认为,围绕宋仁宗所塑造的时代有颇多值得关注的地方,这个时代,商业发达,城市功能得到了历史性拓展。

  影视剧中热闹宋代街景,包括在剧中让仁宗认识韩琦的“坊市制度”之争,其背后是汴京城商业发展的映射。那时的汴京取消了开市钟、闭市鼓,让百姓打开家门做买卖。街巷制的建立,促进了商品的流动和民生的发展,也标志着大宋繁华生活的开始。不仅文人雅士懂生活,市井老百姓的日常也相对丰富,在汴京城有鳞次栉比的商店,瓦舍里有不断上演的杂剧,汴京朱雀门外有随时可以坐下来沏上一壶的茶坊。

  很多观众觉得剧中的蜜饯梅子似乎颇为现代,难道宋代就有这样的零食?学者表示,以《东京梦华录》为参考,宋代的美食之盛就出乎很多人的想象。比如,宋朝时制糖工艺发达,有蜜煎局专门负责制作糕点,李子旋、樱桃煎、琥珀白果、西京雪梨、千层酥等留住了时令水果的风味。而宋代的酒菜也绝对不仅仅是《水浒》中的“二斤牛肉”那么简单,酒楼食谱上,炒兔、燠鸭、荔枝白腰子、库鱼、菜羹意葫芦、羊羔酒、脆筋巴子、签盘兔等同样琳琅满目,烹饪技法得到了很大发展。

  还有一些较冷僻的历史细节的呈现,让观众可以通过“考据”发现传统文化中新的亮点。比如,仁宗破晓策马出城,镜头堪堪扫过一个招牌——急递铺。这是宋代快速军邮制的称谓,再看左边的包裹堆上,堆放着宋人最引以为傲的商品——瓷器。

  从吃穿用度到文化底色,家国情怀是撑起古装剧的“里子”

  服饰妆容也是影视剧的一大看点,从《汉武大帝》《妖猫传》到《长安十二时辰》,穿什么戴什么,上什么妆总是能引发讨论。

  宋朝服制虽沿袭自晚唐,但仍有些微不同,如唐代妇女必备的帔帛,到宋代革新为霞帔,质地比唐代帔帛厚实,上头绣有纹样并有坠子点缀,是高级礼服的必备配饰。《清平乐》呈现了这一独特的服饰文化,刘太后和曹皇后等人穿着礼服的时候,都搭配了精致的霞帔。此外,除了宋朝贵妇最具标志性的“珍珠妆”在剧中有惊艳亮相,张贵妃得到盛宠时头戴的“一年景”也是当时宫廷中盛行的装饰,这些爱美的妇人们用桃、杏、荷、菊等四季花卉样式做在发髻上,宛如一顶盛大的花冠。

  北京大学历史系邓小南教授在《中国思想与宗教的奔流:宋朝》一书中写道:“对规范的追求,对秩序的重视,对儒家经典的再阐释、再造就,是这一时代惹眼的境界与亮色。”她的阐释,可为荧屏这一波“宋文化”之热生动的学术补充:生机盎然的社会经济、根治现实的道德伦理、淡泊自然的理趣雅致,构成了这一时代的底色和基调……

  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宋朝灿烂的文化艺术成就,让追剧的观众深深沉浸在宋朝的美学中。但学者认为,若历史与文化的价值沉淀仅仅见诸于器物,还是落了小乘。在尊重历史细节的同时,要更多地在思想和文化价值上去芜存菁,在创作中最大程度地放大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

  剧中没有大篇幅的争名夺利党同伐异,后宫生活的描写更没有将重点放在宫斗之上,左右冲突和矛盾围绕着一个“礼”字发生。罗岗认为,《清平乐》对北宋士大夫气质的群像刻画还原度很高,展现了宋代士大夫的文化底色。这便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仲淹笔下的家国情怀。

  “古装剧需要新的叙事空间。”罗岗说,悬浮于“古代”背景板上的言情剧、偶像剧,以及宫斗权谋剧,放大了人性功利的一面,缺少柔软的精神着陆和灵魂的理想彼岸。当对一个时代用心回望、细心回顾,去粗取精之后,影视剧可以承担起对家国情怀、正义崇高、性灵理想的承载表达,正是市场与观众共同的需求。(记者 童薇菁)

责任编辑:邓蕊丹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