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您当前的位置: 云南网 >>  文旅频道 >>  旅游 >>  正文
文山广南:六百余年咽喉锁钥 二十几代保疆守土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4日 08:22:00  来源: 云南网—春城晚报
分享至:

  侬氏土司衙署大门

  末代土司之子侬天钧满脸沧桑

  各地侬氏后裔所供奉的祖先侬智高

  广南县城,骤雨初歇。古稀老人侬天钧步履蹒跚,踩着积雨的青石板,走了百余米,来到位于莲湖畔北街的侬氏土司衙署。他抬头凝视雕梁画栋、气象森严的大门,又轻抚斑驳的守门石狮,开始向晚报记者追忆父亲——末代土司侬鼎和。

  这里是曾统治广南地区约700年的权力中枢。曾任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的梁庭望考证后得出结论:“广南土司府是中国壮族土司中管辖范围最广、建筑规模最大、世袭历史最长的土司府。”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这个大土司家族经历了怎样的辉煌与沧桑?

  文脉昌盛之地

  雨过初晴,巍峨的土司衙署泛着一抹亮色,门头上“广南一小”的牌匾令人有些错愕。广南县文联主席兰天明说,原本所悬是一块直匾,书“广南世袭清军府”,早毁损不存。1949年之后不久,广南一小便入驻办学,正因为大量孩子集中于此,衙署得到更完整保存。

  清中晚期重建的土司衙署、昊天阁及和都天阁,形成了广南县最大的古建筑群。其中,衙署规模最为宏大,坐北朝南,占地超1.1万平方米。

  漫步于衙署中,穿重重庭院,过监狱、议事厅、代办房、麒麟门,至培风堂。广南一小教务处办公室主任陈国彩介绍,这里是始建于道光元年的培风书院,它设于衙署之中,是清政府教化边疆、传播儒家文化的重要机构。广南一小在其基础上改建而成,为尽量保护衙署遗址,教学区和古建筑区进行了严格区分,还在古建筑区后方建了一些新楼用于教学。

  能在古色古香的衙署中完成人生的学业启蒙,这不失为一件幸福的事。据史料记载,晚清知名文学家、书法家方玉润,中国作家协会首届副主席、“狂飙诗人”柯仲平等名人,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臣服中央王朝

  衙署大门左右,挂着一副今人所撰对联,对侬氏土司一脉客观评价:“唐朝以降守土保疆土司鼎力,衙署至今迎君饯友景点奇观”。

  侬姓之发源,可追溯至唐时今云南、广西、贵州一带,后来立足于广南地区开疆拓土的壮族侬氏土司奉北宋中期的侬智高为先祖。史书记载,在起兵反宋并败于“大宋战神”狄青之后,侬智高曾率壮族民众及其部众数经颠沛辗转,于元初开始了彻底臣服于中央王朝的历史。于是广南始建土司制度,“肇于元而盛于明,清代固之”。

  兰天明考证,1949年以前,广南土司由侬氏家族世袭27代共673年(1275-1948年)。直至清中期,侬氏土司依然是广南地区的实际最高统治者,掌握着政治、军事、民刑、钱粮大权。

  有史料记载,侬氏土司曾在对外战争中建功,因此被称为“民族英雄”。

  侬氏土司家谱载明:“康熙十二年(1673年)吴三桂反叛,命侬鹏征有功,康熙二十年(1681年)土官侬鹏率师追擒吴三桂大将夏国相于西板桥。二十世祖侬茂先于1883—1885年奉调赴越南,在中法战争中有功,赏戴花翎加四品衔。”

  繁荣民族边疆

  “在繁荣发展民族地区和边疆地区这方面,侬氏土司家族是作出过很大贡献的。”广南县博物馆原馆长陈祯祥评价。

  据《新纂云南通志》记载,侬氏土司实际掌控的疆土,多为壮族及少数民族区域,东至广西西林县境300里,南至广西安土州300里,西至广西(云南泸西)直隶州五槽界270里,北至罗平界300里,总面积8.25万平方公里。

  尽管拥护并臣服于大一统的元、明、清中央政权,但实际上远离中原的侬氏土司府一直相当于独立的“小王朝”。府内设有四大布苏(相当于内阁大臣),分管军事、行政、财政及内务;其中军事实际由土司亲自掌管,分管布苏只是协助并负责日常工作;府内设警卫部队、监狱,府门口设鼓棚,百姓可击鼓鸣冤,投递状诉。

  说到最核心的军事力量和作战制度,作为广南当地主流的文史专家,兰天明曾做过细致考据:土司军队编制36营,每营定员100人。各级官兵皆无薪金,由土司平时按级别分配土地,让其收租自养,士兵亦分兵田,自耕自食。兵和田皆属世袭,有事征调作战,无事居家耕种,因此具有较强战斗力。每次应中央宣召出征时,皆由时任土司亲自率领,参战官兵一般3000多人。

  “700年土司府,成为历代中央王朝守土戍边、安定地方的重要力量。”兰天明认为。

  浪花淘尽英雄

  “我父亲侬鼎和就是你们所说的末代土司。”侬天钧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装了5个支架的他语速很慢,带着一点混乱和忧伤,他展开了回忆。

  侬鼎和生于1900年,毕业于云南陆军讲武堂,曾任孙中山总统府少将参军。后至昆明,投效于龙云麾下。1936年,由于第二十六任土司侬鼎铭病故且无嗣,经族人联保,龙云颁发委任状,准其继任——当然,已无任何实权可言。

  结束采访,侬天钧缓缓转身,缓缓离开。经过衙署外2004年立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石碑,他忽然想起,大概2013年,这里就已升级为“国保”,但碑,还是那块。本报文化主笔

  温星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杨倩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0007612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