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频道/ 读书
林白:生活第一位 文学第二位
2015-03-30 16:53:15   来源:南方都市报
分享至:

3月26日晚,携着《一个人的战争》20周年纪念版,作家林白做客“花城雅集”文学沙龙,与文学评论家谢有顺、花城出版社编审林宋瑜,畅谈多年来写作经验,并分享对个人写作转变的体悟。

人物生根,小说慢慢成长

1994年在《花城》杂志第2期上发表的《一个人的战争》,发布之初就曾引来巨大反响,这部具有相当自传色彩的小说被誉为“中国女性主义写作”及“私人化写作”的代表。不过,小说在出版之初,还曾充满波折。

据林白在活动上介绍,当她1993年完稿后,一度把稿子带到深圳首届文稿拍卖会上拍卖。“写完最后一章我想了一下,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作品,我自己很喜欢。”在得知稿子被拍卖后,发表出版都不由自己来定后,林白还是决定把稿子寄给在花城出版社的好友林宋瑜,也才有了后面出来的《一个人的战争》。

“我最初写它的时候,也就是有一个意念吧。”林白回忆说,她早期的作品,哪怕是小说,都可以通过一句话,一句语词来召唤全部的感觉,写出一个东西。她说,在写作《一个人的战争》前,她其实完全没有想到人物设定,也没有构思,没有情节,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对话。

然后忽然某一句话它不断召唤我,后来会慢慢出现一个人物,会慢慢生下根来、活起来。“有一个人生下根,这个小说就开始慢慢存活,慢慢成长了。”

从女性出发

“个人化写作、女性写作、身体写作的源头,可能真的要追溯到林白、陈染这样的作家,她们开始面对自己的身体经验,包括个体隐秘的经验。”活动上,谢有顺表示,如果真正谈《一个人的战争》,当然离不开女性文学,离不开个人写作,离不开关于怎么处理个体的经验,包括那些隐秘的经验,甚至个人身体的经验,甚至那些闺房里的经验,也包括一个作家如何处理集体与个人的出走等等。

林白则称,自己在创作之初其实并未想到要有一个“女性写作”,但随着大量评论观点的出来,她才真切感受到自己这样一种个人化的写作经验。“我没有从理论高度上要求自己,但是我不要被一层层外在的东西把自己蒙住,自己还是想找到自己跟这个世界切肤的联系,然后把它表达出来。”林白说。

不想越写越像鬼

“早年我觉得文学是第一位,生活第二位。但到了《妇女闲聊录》,我觉得生活是第一位的,文学是第二位的,整个人生观就改变了,身体也好很多,对人、对生命的激发,对生命的滋养,从那个时候慢慢就有了。”林白在活动上也谈到了自己写作转型的感受。在她看来,《妇女闲聊录》是她的一个转型之作,“面对广阔的世界有一种想提升自己作品的愿望。”

林白说,其实从《枕黄记》开始,就慢慢不完全沉浸在自我感觉里头,慢慢向深远处走去。在她看来,一个个人在一个世界上还是要有一个坐标,就是说在整个广阔的世界里,你完全在那个点上,最后这条路肯定是越走越窄的。“所以我就从《枕黄记》开始,有一个机遇慢慢走,跟人慢慢聊天,慢慢把自己焦虑、茫然的那部分慢慢划开。”

如果沿着原来的路,真的会越走越黑暗,越写越不像人,越写越像个鬼,离充满阳光的世界越来越远。林白说,自己所谓的转型不是为了转型而去干什么,而是内心有这种需要,生命有这种需要。

责任编辑: 邓珍真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