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频道/ 书评
探讨中国模式 追寻中国梦想
——读王天玺同志《中国模式论》
2013-03-08 08:47:4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在30年举世瞩目的增长之后,中国经济已然成为世界舞台不可或缺的角色。正是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有关中国模式的讨论,逐渐成为国内外热议的一个话题。近年来,关于究竟有没有“中国模式”?如果有,其内涵和特点是什么?如何看待“中国模式”?对于这些问题,笔者虽是阅读甚多、思索良久,然而困惑也日积月累、缠绕心间。笔者最近有幸拜读王天玺同志新著《中国模式论》,对于中国模式的相关困惑方一一解开。

关于中国模式的探讨,首先要解答的问题是:是否存在中国模式?作者在书中肯定了中国模式的出现是一个客观事实。同时指出,中国模式不是偶然出现的社会现象,而是中华文明5000年发展的必然产物,也是中国革命胜利的自然成果。在作者看来,中国模式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崭新形态。马克思认为,历史上的文明形态都是以对抗为基础的。他说:“当文明一开始的时候,生产就开始建立在级别、等级和阶级的对抗上,最后建立在积累的劳动和直接的劳动的对抗上。没有对抗就没有进步。这是文明直到今天所遵循的规律。”马克思对文明历程的观察是深刻的,人类经历过的奴隶社会文明和封建社会文明,都是建立在“级别、等级和阶级的对抗上”。人类正在经历的资本主义文明则是“建立在积累的劳动和直接的劳动的对抗上”。中国模式创造的文明不是建立在对抗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和谐的基础上,这就是社会主义文明,这是区别于以往各种文明的崭新的文明。像中国模式这样的社会主义文明,当然并非某种偶然出现的历史幻象,而是在社会发展的大潮流中千锤百炼而成的必然的历史图景。和锤炼中国模式的是当今世界三大进步潮流:世界实现现代化潮流:社会主义胜利前进潮流:中华民族伟大振兴潮流。当代世界中如果有什么重大的奥秘,那么这三大进步潮流在中华大地上融合为一,共同锤炼崭新的社会主义文明,也是最重大的奥秘。

那么,究竟什么是中国模式?作者用深刻而生动的语言对中国模式这个伟大的实践活动进行了科学的理论概括,在理论上澄清了中国模式的基本范畴。“模式”本身是一个高度哲理性的概念,它表明事物内在本质的全面展现,表明事物特殊性和普遍性的具体统一,表明模式是可以借鉴可以学习的。中国模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全面展现,是中华文明特殊性和人类文明普遍性的具体统一。作者提出了以“一、二、三、四、五”五个字表示的中国模式图。这就是:“一”是一条道路,即中国社会主义的科学发展之路;“二”是实现两大目标,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振兴和社会主义胜利前进;“三”是坚持党的领导、依法治国和人民当家作主三者有机统一,实现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和人民利益三者有机统一,注重改革、发展、稳定三者有机统一;“四”是实行四大制度,即人民代表大会制、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民族区域自治和基层民主自治;“五”是建设五大文明,即建设经济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和生态文明。按照一即是多,多即是一的道理,五大文明又总归为社会主义文明,从而回到中国模式的本质。可以说,用“一、二、三、四、五”五个字勾勒中国模式,是作者对于中国模式最为深刻的见解,也是此书最大的理论创获。

应当说,有关中国模式的学术探索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中国经验马克思主义化的一项重大课题。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不仅要客观地描述和揭示中国社会主义文明实践形态的历史运动过程及其本质与规律,而且还要客观地描述和揭中国社会主义文明理论形态的历史运动过程及其本质和规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模式论》是对此课题所展开的一项富有开创性的探索。

毫无疑问,该书对于中国模式的理论探讨,其根本的关怀是追寻中国梦想。中华民族在历史上以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为人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性贡献。近代以来,中华民族迈入救亡图存的艰难之路,对世界的贡献远不如昔。今天,在全球治理中,摈弃西方政治负面遗产,为世界展示更符合国情的模式选择,为不少发展中国家所渴望。除“中国制造”外,中国的发展道路、治理模式鼓励中国提出更多“源于中国,属于世界”的倡议、构想和选择,丰富世界发展模式多样性。换言之,世界需要中国梦,中国梦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可以说,中国的政治模式已经和正在成就“中国梦”。那么,我们究竟应当如何实现“中国梦”?首先需要对过去的发展经验和教训进行梳理。王天玺同志的著作《中国模式论》无疑是对中国模式和中国经验的最佳理论梳理。从这部学术性和通俗性的完美结合的著作中,我们不难窥见作者对祖国发展的拳拳之心,以及中国模式讨论背后对中国梦想的追寻。

(黄小军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马列所所长,研究员)

责任编辑: 曹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