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频道/ 民风民俗
景颇族的节日文化
2012-11-12 15:35:0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目瑙纵歌节

“目瑙纵歌”的意思是“大家一起来跳舞”,是景颇族最重要的节日之一。

关于“目瑙纵歌”,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景颇族先民平静地生活在大地上,有一天天上突然冒出九个太阳,人类和动物几乎要被蒸熟,赶紧躲进山洞。

为挽救大地,景颇族祖先派孔雀和犀鸟前往太阳宫。太阳王知情后不但马上减掉八个太阳,还诚心邀请孔雀和犀鸟跳天宫目瑙纵歌,孔雀和犀鸟无法,只有揣着忐忑不安之心参加跳舞。目瑙一结束,他们迅速回到大地,却再看不到大地先前的惨状,看到的是到处挂满果子的大地,因为不想独吞这些果实,孔雀和犀鸟叫来成千上万只鸟一起分享,吃着吃着便跳起舞来,在挂满果实的树脚下领着鸟跳目瑙纵歌,这就是传说中的鸟类目瑙(景颇族称“唔目瑙”)。而鸟类目瑙,正好被一位上山砍柴的老者看见,于是,人类开始学鸟类跳起了目瑙纵歌。这就是传说中第一次人类目瑙(景颇族称“圣景目瑙”)。

根据这一传说,古代的景颇族从北方(蒙果利亚—蒙古)到云南迁徙的路途中无数次跳着目瑙纵歌。目瑙纵歌的名称也按当时的需要有了不同称谓,如“贡然目瑙”——分散迁徙前跳的目瑙。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还出现了贵族(后来的山官),跳目瑙的名称“苏目瑙”——主要反应富贵家族的势力。“祝目瑙”——富贵家庭祭祀活动时跳的目瑙。“息目瑙”——富贵家族老人去世时跳的目瑙等,全部有十二种目瑙。

能仙节

能仙节是景颇族因广为流传的民间传说而形成的重要节日之一。

传说在古代,景颇族有一男一女青年人,男的叫勒托腊若,女的叫木日扎若,他俩自由恋爱,但遭到寨官的限制,说这是败坏民风民俗的行为,寨子人也嘲讽,家人也感到没有脸面。古代景颇人认为,婚姻必须听父母的话,相爱是见不得光的事。于是这对男女恋人就避开寨官,避开父母,用叶子包各种实物(针、橄榄叶等)寄给恋人,表示思念或十分想念,最后终成眷属。从此,寨子中年轻人自由恋爱的,就学着勒托腊若和木日扎若互送信物,也为了纪念这一对勇敢相爱的男女,慢慢形成了能仙节。

在“能仙节”期间,按照传说,景颇寨子除了纪念活动外,内容有“对唱山歌”、培训“传统礼仪”、“爬竹竿”、“嘎啦”、“拉嘎”、“勒来”等丰富的文化体育活动。

吃新米节

在景颇族的传说里,人吃的谷种是狗从上帝要下来的。因此,人类不仅十分珍惜谷种的来之不易,还在每年金黄的十月好好庆祝丰收。

届时,人们把各种丰收果实摆出来,摆起丰盛的饭菜,回顾狗从上帝要下来谷种的传说故事,讲完故事和行完其他礼节仪式后,先给狗喂饭,然后人们又才开始吃,这就是“吃新米节”的来历。

最初以各家各户为主过“吃新米节”,只是相互邀请相互祝贺丰收。后来,整个寨子一起过,也出现小地区,亲亲戚戚一起过,直到解放前人们几乎都这样过“吃新米节”。随着社会进步和发展,特别是改观开放以后,家家户户的生活比以前好过了,在吃新米节活动时,大家把各家丰收的农作物集中展示,看谁家种的粮食更多更饱满,瓜更大更甜,表示继续发扬勤劳致富、勤俭持家。现在除了以每家每户“吃新米节”以外,仍然以寨子组织过,有的家庭和寨子隔年来过。以地方性的组织活动相对要少一些,隔三四年甚至七八年才组织一次。

祭垄尚神集会

祭垄尚神集会是景颇族传统文化中最早也是其最为信仰的重要活动。

据说,早在汉民族的“五帝”前就有了祭垄尚神的活动,古代以户为主,后来以寨子为主。虽然节日气氛不浓,但除了目瑙纵歌,能仙节外,活动上没有再比祭垄尚神集会活动大的了,也没有再比祭垄尚神重要。

相传,人类完整语言都还没有形成之前,垄尚神的祭祀就普遍活动于部落氏族里。景颇族的垄尚就是祭献财神的举动,话说最初一对男女上山种地发家致富。他俩不在人世后,人们仍然对他俩的举动崇敬和怀念,所以,起初先在山地上祭献他俩,后来请到家中祭献,以各家各户方式祭献,当景颇族中出现贵族家庭以后,渐渐开始以寨子来祭献。

后来,有了比他俩更富有的,因富贵家族的神灵更能保佑寨民平安和富裕。从此,富贵家族(后来的山官)的祖神成为祭献垄尚神时之一。

祭献过程中,“懂萨斋瓦”(景颇族祭师)们按照古训不断总结经验和摸索,增加祭献天神和神龙地脉保佑各家各户的庄稼丰收在望。习惯成自然,至今人们每年下地劳作前进行祭献一次,祈求垄尚神保佑庄稼长势喜人,无虫无灾害。到了秋收又要祭献一次,保佑一年中因经受暴风疾雨袭扰,被吓跑的农作物的魂。为了叫回谷魂,让金灿灿的粮食安全归仓,全寨人修路,打扫寨子房前屋后,然后进行祭献垄尚神。

责任编辑: 李潇骞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