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频道/ 原创
难忘灿烂的笑容
2012-10-26 09:33:28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挂上笑容待人,唱着歌声劳动。生活是简单的,心情是快乐的。

这是佤族古歌中关于佤族人阳光心态的描述。佤族古歌中的诗句和我在临沧生活几年的见闻证明:佤族是世界上笑容最灿烂最令人难忘的民族。

如果我是画家,最急迫的是要画出佤族人纯真的眼神;如果我是影像师,最急迫的是要捕捉佤族人最灿烂的笑容。每次到佤族原始部落村寨——沧源翁丁,留在我脑海中最多的印象便是佤族黝黑且灿烂的笑。虽时光流逝,但挥之不去。

多年来,我十分关注和在乎人的笑容。关注人类这一最简单也最复杂的面部表情,这不仅与我从事的金融职业有关,而且还与当今充斥在城市人脸上更多的苦笑、冷笑、嘲笑以及演戏般的笑有关。哲学家黑格尔曾说过,缺乏微笑的民族不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至少不是一个文明的民族。微笑被哲学大师提升到了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精神文化的高度,使人不得不将目光焦聚其上。但遗憾的是,在我们生活的城市里,经济的高速发展与人们自然出现的笑容却呈现着不协调的反比例扩张。

在佤族的故乡——翁丁,那些灿烂的笑容伴随着佤族原生态民歌每天都在村里音像呼应,此起彼伏,令我感动得泪如落花。这些众多的笑容和激情的歌声于我是一种心灵的洗礼,洗尽了多余的杂质和阴影,让我的心态阳光起来。尤其是当我看到一扇扇木窗里闪现出的众多孩童的笑时,我发现了人性中最明亮最洁净的部分。这些笑容的背后蕴藏着一种坚韧、质朴、善良和快乐的灵魂,它折射出佤族人民阳光心态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佤族是勤劳的,但因地理位置及市场发育的原因,至今仍是贫困的,但生活的艰辛却抹不去他们脸上泥土一样的色泽和土地一样朴实的表情。他们善于将笑容、歌声融合在一起汇成艺术,再将艺术融入生活,表现在生产、宗教、音乐和爱情中,愉快地生活在云南大地。我目睹了佤族的葬礼,没有墓碑和墓志铭,只有几声对天鸣响的火药枪声,便将逝者回归大地;我参加过佤族的婚礼,几桌热情的酒席和几首哭嫁的歌声便让新娘告别父母,送进新郎的洞房;我见证了佤族的恋爱,不仅仅是激情,而且还承载着佤族人的婚姻审美和人生信仰:“每天想你无数回/想你想得掉眼泪/每天念你无数声/念你念得喉咙累”。这就不难理解这首佤族情歌为何会在佤山村寨经久传唱,永生不息。

一个微笑可以化解恩怨,一朵笑容可以振奋精神,一群笑脸可以灿烂一个民族。我所工作的秘境临沧,佤族同事较多,他(她)们有阳光的心态,有泥土的朴实,有黄牛的精神,无论身处花丛,还是站立悬崖;无论获得掌声,还是不尽人意,始终笑容挂脸,工作踏实,成效明显。

物质的简单并不意味着精神的贫困,这是人们对佤族心态的积极评价;迄今为止尚无一个自杀倾向的佤族人,这是上天对佤族笑对人生的最好回报。其实,事物是有哲学规律的:有伤必有喜,有爱必有恨,有生必有死,关键是人对待事物的心态。

我赞赏佤族笑对贫困,笑对爱情,笑对生死的阳光心态,赞赏他(她)们坚韧得像岩石,心境灿烂得像花朵的性格!

我期待着这样一种宁静:在城市高楼中所有居住的人能像佤族那样,在歌声中闭上睡眼,在微笑中进入梦乡。

人类呀,能否将笑容化作精神的密码,用它开启尘封于心灵深处的重锁?!(陈保邦 云南日报)

责任编辑: 李潇骞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