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频道/ 云南美术
绘制彪炳千秋的历史画卷
2012-10-12 09:45:28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1944·中国远征军》(中国美术馆藏)

《庄蹻入滇》局部

在云南海埂会堂,有两幅史诗性历史油画吸引着人们的眼光:一幅是《庄蹻入滇》,作品讲述了公元前276年,春秋战国晚期,楚国将军庄蹻率大军向西南地区进发,开疆拓土,万里征程来到滇池畔,与古滇先民融合续存的情景。画面上,庄蹻大军沐浴在滇池之滨的明媚阳光下,清波白浪,惊鸿飞雁,战马战车,铜鼓利剑,猎猎旌旗,重现了2200多年前古滇文明的壮丽画卷!另一幅是《郑和出海》,气势磅礴的郑和船队正破浪前行在惊涛汹涌的大洋上,再现了世界航海探险史上伟大先行者郑和敢为天下先的精神风貌。

海埂会堂的销售经理王颖婷对记者说:“凡到这里来的人们,都赞叹这两幅画是云南最具代表性的历史文化名片,都会问‘画家是谁?是云南人吗?’”

眼前的画家赵力中,是云南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教授,戴一副眼镜,表情随和,嘴角微翘,给人一种执著的印象。2010年1月,赵力中应省委、省政府特邀为海埂会堂大厅创作完成了这两幅油画。赵力中是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画家,也是我省唯一一位参加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由政府出资百万巨额订单的主题创作画家,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云南省美术专业第一位二级教授。他的作品被我国多个博物馆与美国、澳门等地博物馆所收藏,并多次获得文化部等一系列奖项。

为国家和民族创造彪炳千秋的艺术丰碑

走进云南大学赵力中绘画研究室,记者再一次被震撼。眼前的巨幅油画《1944·中国远征军》,宽6米,高3米。驻足画前,民族豪情油然而生,作品穿越时空地展现了中国远征军豪情万丈的场面,表现了自列强蹂躏以来,中华民族第一支出国雪耻的部队的使命与担当。

“这是为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而作的第66号作品,原作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这次国家工程是借鉴了意大利、法兰西、俄罗斯等国家发掘历史文化资源的经验并与当今中国相匹配的文化而采取的文化建设的空前举措,动用国力选拔优秀人才,为国家和民族创造彪炳历史的艺术丰碑。”赵教授介绍这幅画创作的原因时说。

画面近景是一群迎面走来的无名战士,面色黝黑的老兵,手提景颇砍刀的年轻战士,白色的云南山地马;中景是中国远征军总司令卫立煌将军和中国战区总参谋长史迪威将军以及中美军事参谋人员正在调兵遣将,安排大会战;后景是美式坦克以及隆隆驶来的铁甲兵团;远景是莽莽群山和怒江大峡谷……一个个呼之欲出的人物,奔腾咆哮的气势,生动逼真地歌颂了正义之师的英雄主义精神。

没有英雄的情怀就难有英雄的眼光。赵力中是黄埔后代,他的父亲、舅舅都曾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父亲曾任空军飞行教官。作为保家卫国的军人后代,赵力中所选择的题材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云南画家这一“地利”,还因为有家庭渊源“人和”的关系——他所画的画既是对一支威武之师的礼赞,也有对父辈的崇敬与热爱。这种感情是真挚的、有力量的,因此,他画出的作品也就不是空洞的图解宣传画。赵力中从上世纪80年代末,就着手收集远征军资料,曾经数次实地采访流落滇西的远征军老兵。在赵力中的桌上,有一本画册,上面画满了各种武器,赵力中说:“画面上出现的场景和各种服装道具等物品,在我多年搜集的相关资料中都有明确记载。”这幅作品仅是其大型组画《碧血千秋》中的一幅,自2008年选题中标以来,经国家顶尖专家多次点评票选,五易其稿日臻成熟,最终成就了这幅巨作。

赵力中创作的《驼峰航线》,现藏于美国航空军事博物馆,这件作品吸收了中国山水画的深远高远法,又与俯视鸟瞰法相结合,把驼峰的千峰万壑,云海雪岭,表现得淋漓尽致。既描画出祖国山川的奇险灵秀之美,又烘托出空运战略物资的无比艰险。从构图的大开大合,云海的飘逸灵动,雪峰的千姿万态,峡谷的险象环生,以及气象的崇高伟壮与想象力的飞扬驰骋方面,都堪称是一幅容纳了中国山水画元素的主题性油画创作。

他在云南大学会泽院大厅里的巨幅油画《创业东陆》成为云南大学的一个极具特点的文化形象,对宣传云南大学具有一图胜万言的效果。

2011年8月25日赵力中的大型油画作品《捍卫共和》在北京中国美术馆荣获“全国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美术作品展览”银奖。

历史画家的路是一条艰辛的路

赵力中1977年考入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是所谓“新三届”,也即恢复高考后毕业的头三届大学生,毕业后分配到云南美术出版社工作。作为“新三届”的代表画家之一,赵力中在艺术事业与社会责任上都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经过特殊年代的磨砺与锻炼,积累了更多的力量与能量,能够兼顾传统与创新,既有坚实的传统美术修养与造诣,而又具备与时俱进的艺术观念,他的创作道路与艺术追求,不只具有个体的意义,更是一代画家的集中反映。

早年他曾创作了不少连环画和文学书籍插图,他能根据文本提供的人物、情节与规定情景,凭虚构象,创生作出性格鲜明的典型人物和活动场景,有些还相当生动传神。其黑白语言的运用既凝练、强烈,又富有艺术感染力。

他的风景画,有抒情小品,也有鸿幅巨构,虽以写实为基调,但又不失对情韵的追求。既有西方油画特有的丰富、响亮,又含有幽雅含蓄的格调,这恰好体现了历史画创作中值得提倡的历史唯物主义精神。这为他日后的历史画创作奠定了基础。

历史画创作无疑是美术创作的高难学术领域。因为历史画创作是全面检审一个画家的综合素质和修养的创作活动。历史画最易受到挑剔和批评,画家的素养和绘画技能是在严苛的评论中成长的。

在云南这样一个边疆民族省份,把油画作为自己的终生事业已是一件十分艰难的选择,而选择历史题材进行油画创作更是难上加难的事。“我在学生时代就梦想做一个历史画创作方面有所作为的画家。历史性绘画是国家和民族的肖像,也是画家性格的写照。国家英雄主义的展现不可能没有它的话语,其作品内涵深度,振奋民族精神,增强民族的历史记忆。今天美国的博物馆还在世界各地寻找着美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的经典作品,不远万里搬回美国,给子孙们讲述着前人的足迹。《驼峰航线》在美国收藏就是一个例证。当然,历史画家的路是一条艰辛的不归路,有着无限的彩霞和乐趣,艰辛和荣誉同行。既然选择了,就无怨无悔。”赵力中说。

博大精深的中国历史长河为历史画家提供了无限的创作资源。当然,缺少政府和相关机构的介入和支撑,大型创作是不可能产生的。美术史上的许多经典历史画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产生和保留下来的。当今,省委、省政府格外重视艺术创作,然而,打造和培养高端美术创作人才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需要画家耐得住寂寞,苦练内功,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赵力中说:“观看中国艺术大展,我的内心或多或少有些凝重,中华的沧桑历史无不牵动每一个国人的心,尤其是近代史上的淤血,更使一个历史画家的灵魂不得安宁,总想把它们一一呈现在世人眼前,警示后人,勿忘国耻,以图民族的振兴。”

赵力中一幅画的创作时间是2年多,而积累则是10多年。透过画面,我们看到了一个画家与历史的对话。他画《日出东方·1949·10·1·天安门》,他说:“我决心把新中国开国大典的真实盛况这一题材表现出来。”他成功地塑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大批领导人,其中有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宋庆龄等,还有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妇女代表、少数民族代表、文化界代表,以及外国友人等43个有名有姓的人物,传神地展现出和各个人物的气质和风采。他画《黑色的日子·1887·签订,中葡和好通商条约》,此画获得中国艺术大展银奖,被澳门博物馆收藏。他的画笔将重点放在“表现历史背景下人物的心理,从表现凌辱者与被凌辱者之间的冲突转向表现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和苦难,使主题更加深化和开阔。”“真正的血腥不在于格杀而是强权”来谋篇布局,使画面充满生动感、层次感和凝重感。他画中国远征军滇缅抗战题材,“想通过作品让更多的人了解这场惨烈的战争。十万远征军埋骨他乡,我们不能忘记这些为中华民族牺牲的勇士。”

历史真实是历史画的灵魂。著名美术评论家,原《美术》杂志主编夏硕琦对赵力中的画评价道:“赵力中的历史画有自身的特点:他善于把握大局,结构大势,组织矛盾冲突。他决不喝温吞水,他的格调或火热激荡,或沉郁顿挫,尤重画面气势,以‘气吞曹刘’为追求。他总能以先声夺人的艺术效果,抓住你的视线,揪住你的心。在情调上他以真情感人,在写实的基调中昂扬着浪漫主义气息,回荡着激情的放歌。他让你和他一起激动、不安、沉思,回到历史的漩涡中,倾听历史的回响,唤起精神的感奋。”

目前,他创作完成了《茶马古道》的巨幅油画草图,画面中的人物多达上百人,再现了晚清时期云南茶马古道在交易中的壮观场面。为了创作这幅画,他研究茶马古道的历史,无数次行走在滇西茶马古道上,逛四方街,寻找当时人物的表情神态。当这幅作品呈现时,茶马古道是如何连接滇藏各族人民的历史,茶马古道走过的艰辛历程栩栩如生地跃然于画面中。

赵力中充满感情地说,他对油画事业的热爱远远超过其他。对艺术的执著,要忍耐长期的孤独与寂寞。不泯的热情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成了赵力中的一种生命的形式。他说,总有一天,这种不泯的热情会使艺术家走近太阳。(记者 李悦春 云南日报)

责任编辑: 李潇骞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