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频道/ 老照片
惠通桥后传
2012-08-03 09:59:34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惠通桥无疑是怒江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一座桥。关于桥的故事,一代又一代人在续写着它的传奇。

1942年5月5日,它以惊心动魄的一炸震惊世界。它悲壮的“牺牲”把日军阻隔在了怒江西岸,怒江以东的疆土得以保全,从而改变了整个滇西抗日战争格局。惠通桥为此名垂千古。之后,在它身后又建起了一座又一座桥,惠通桥的生命得以延续。抗战和缉毒成为在不同历史背景下雕刻在他们身上最具鲜明特征的时代烙印。

老人和惠通桥

“一座桥有一座桥的命。”85岁的邹兴兰老人点燃一根烟,用她那特有的嘶哑嗓音来概括她与惠通桥之间70多年的全部情感和回忆。

在惠通桥所处的怒江峡谷间,她还有个更响亮的名称“班老太”。说起她,怒江上下一带无人不知,作为抗战老兵的遗孀,她的生活历程本已是一个传奇了。

她15岁在惠通桥东岸桥头卖杂货,亲眼见证了惠通桥当年被爆破的历史瞬间。而她的姐夫姚新升是广东人。1938年至1939年间,亲身参与了惠通桥的修建工程,与当时的缅甸华侨分会会长惠通桥的主要捐资修建人、著名的爱国华侨领袖梁金山先生关系密切。她的老伴班国全,是贵州人,隶属远征军76师,1944年6月参加了松山大战,后来在滚龙坡一战中受重伤转回后方,在现今他们仍然居住的施甸县太平镇大坪子村养伤期间与邹兴兰相识。战争结束后,班国全被安排在惠通桥守桥。1945年3月,18岁的邹兴兰与25岁的班国全在惠通桥边结婚。之后,他们生育了16个孩子,历经生活磨难,养活了8个。如今,“班老太”的大儿子已经62岁了,最小的儿子班春富42岁。一大家子人聚拢有上百人,“班老太”已是五代同堂。

6月16日,在距离惠通桥五公里处的大坪子村,当我们说明来意,请邹兴兰老人讲述70年前的所见所闻时,老人乐呵呵地说,要不是看到你和红旗桥边防站的官兵一起来,我才不接受采访呢。她说:“当年,桥被炸后,日本人就用飞机来轰炸江对岸的守桥部队,子弹是嗖嗖地飞过来,我们老百姓看到飞机从空中飞过来就到处跑,日本人真是作孽呀。”

老人去年不慎跌了一跤,左腿行动不便,但精神状态极好,思路清晰,表达流畅,听力很好,除眼睛因老年白内障有些视力模糊外,一切都显得阳光灿烂。为什么不愿接受采访?边防站副站长余苗告诉记者,她不喜欢被打扰,但只要是边防站带来的,她都会热情相迎。只从这一点来看,老人和如今的红旗桥守桥官兵的情谊有多深。

老人的烟瘾大。她说这都是在老伴班国全去世后开始的。说起老伴的离世,邹兴兰的眼泪就下来了。“他可怜呀!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

参加了抗战的班国全在守了惠通桥五年后,就回到了大坪子村务农。不久,因他曾参与抗战,被当时的村公所派人吊起来打。“他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呀。我们当时的孩子都还小。我带着孩子们到村公所去给他们下跪磕头,才把他救回家来。”邹兴兰说。以后,这段历史再也不曾提及。班国全离世的那一年是1989年9月,邹兴兰记得很清楚。当时,班国全收到家里人给他捎来的两瓶茅台酒。自抗战之后,班国全就再也没有回过故乡。这来自故乡的酒,让心情郁闷的他有了更多的伤感,没想到,由于茅台酒度数高,导致班国全胃出血,随后引起其他并发症,不幸离世。

“他就没在这世上享过一天清福。”邹兴兰感叹。“不过,这些年有红旗桥边防站官员陪伴,我还是蛮愉快的。”邹兴兰笑了。

责任编辑: 李潇骞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