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频道/ 滇云漫记
原汁原味城中村
2012-07-31 10:08:24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昆明的移民大潮始于明代。吴三桂号称50万大军囤驻于此,于是老昆明的地名颇具特色,王旗营、前卫营、金刀营、马洒营、张官营……遍地军营。

我租住的地方也叫营,后来叫城中村。改革开放后,家家盖楼出租迎接最近一次移民大潮。那楼四方筒子状,中间天井,三面房间一面墙,墙上开个大天窗,典型的昆明民居。房子从一层加到三层,再加至六层,楼房之间仍是早先平房时候的排水沟,上面盖了水泥板,刚好容一辆三轮车通过,饭馆、发廊、烧烤摊、土杂店挤在一起。于是一进营就闻到一股混合着菜市场、化妆品以及人类排泄物的生活的原汁原味。

每天下班后踩单车回家,必经发廊。只要你略略一慢,玻璃门后就会飘出广东普通话:“先生进来洗个头嘛!”To be or not to be?这个困扰哈姆雷特的问题,与你的头发是否干净无关。

进了营,巷道里一溜儿半蹲半站的人就停止说话。女的态度暧昧,欲言又止;男的叼着烟盯着你,阴郁得像意大利黑手党。

有的房东将底层的隔墙打通,江浙人便放了一排排电动缝纫机,轰轰隆隆,日夜生产名牌服装。川黔人大多在建筑工地打工,早出呼朋唤友,晚归仰天大笑,舍我其谁地穿巷而过,颇有英雄气慨。

离窗1米5即另一楼的窗口。晚上灯亮,就可看见一个男人在窗帘后面像只无头苍蝇似的走来走去。很好笑。但转念一想,他一定也看见对面窗子里也有个无头苍蝇,也一定感到很好笑。于是不再相互讪笑。但他常常将小灵通贴在脸上探出窗口对着我大喊大叫:“喂喂,吃了没得?你要啥子?听不清……”没完没了。

几乎每天晚上都能听见吵架打架的声音,你可以听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方言,打得最多的当然是自己的老婆。不过第二天一见,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营里某家有个影碟机,常常扯着嗓门唱卡拉OK。更多人家的电视一到晚上就赛着响。有影碟机的就放尖刚片,于是整个营里呻吟声豪气干云。

一天晚上,有女人大哭大叫着从窗下跑过去:“救命啊!救命啊!”便投笔倾听。后面似乎没人追赶,对楼左邻右舍亦习以为常,该打牌的打牌该打麻将的打麻将,便不再理会,继续握笔联想:一个美丽的裸女,皮肤雪白,披头散发,口中流血,狼奔豕突地跑过黑暗,消失在戴望舒的雨巷。也是一道风景。

不料第二天晚上风景重现。女人大哭大叫着从窗下跑过:“救命啊!”后面传来追赶的脚步声。热血男儿岂能见死不救?立马下楼冲将出去拦住抢劫杀人的犯罪嫌疑人。一看,竟然是个女孩子。跑在前面大喊救命的女孩子也回来了。两人都十来岁的模样,穿着还算过得去,都是打工仔子女。问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笑嘻嘻地回答三个字:“好玩噻!”

城中村就这么好玩。(张蠡)(春城晚报)

责任编辑: 李潇骞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