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频道/ 滇云漫记
端午古俗
2012-07-18 14:27:0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端午野艾蒿 端午菖蒲

端午风俗画:许仙白娘子

每年的端午节前后,有关这一传统节日的来龙去脉及旧时节俗,都是一个茶余饭后喜欢谈论的话题。

“端午”又称“端五”,古时已有这种叫法。由于“端”的意思为“始”,“午”是指五月内第一个“午日”,所以才有端午或端五的叫法。

端午节,人们一直认为是纪念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节日,所吃的粽子也是为了“祭屈”。南朝吴均在《续齐谐记》中就讲:“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水,楚人哀之,至此日,以竹筒子贮米,投水以祭之。”但也有另外的说法,如晋人周处的《风土记》说:“五月五日,以菰叶裹黏米煮熟谓之角黍,以象阴阳相包裹,未分散也。”

其实,据有关材料记载,端午节的主要活动还在于防疫。由于是时正当炎夏来临,天气渐热,古人为了防止热毒和疾病,便借节日的机会,集中地开展一些除害灭病的活动。如《夏小正》就谈到,此日“蓄采众药,以蠲除毒气”。到了东汉,人们已懂得在这天,取癞蛤蟆身上毒腺中的液体,制成“蟾酥”,以治毒瘤疮癣;取土狗加以炮制,以治难产。以后到了端午这天,便有“竞采杂药”的风气。

与采药风俗紧密联系的是“悬艾”。梁朝宋懔的《荆楚岁时记》说:“采艾以为人,悬门户上,以禳毒气。”后世于艾之外,还加上菖蒲,由于艾叶类似虎形,菖蒲多作剑状,故至今有“艾虎”与“蒲剑”之称,悬挂于门以辟邪。这虽然带有祈吉避凶的色彩,实际上是为了防疫。

此外还有饮酒与沐兰两种风习。唐朝孙思邈的《千金月令》说:“端午以菖蒲或缕或屑以泛酒。”到了宋代,则进而改用雄黄,以后沿而不改。清人富察敦崇在《燕京岁时记》中说:“京师谓端阳为五月节,初五日为五月单五,盖端字之转音也。每届端阳以前,府第朱门皆以粽子相馈贻,并副以樱桃、桑椹、荸荠、桃、杏及五毒饼、玫瑰饼等物。”“每至端阳,自初一日起,取雄黄合酒晒之,用涂小儿额及鼻耳间,以避毒物。”至于“沐兰”,由来已久。《大戴礼记》说:“五月五日蓄兰为沐浴。”后来虽然“兰汤不可得”,而一般人也要“取五色草沸而浴之”。实际上是提醒人们对于夏令卫生的重视。

至于端午节举行竞渡,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般认为是因屈原而来,据《荆楚岁时记》之说:“为追思缅怀屈原而起”。明人谢肇淛的《五杂俎》,清人顾禄的《清嘉录》都这样认为。但也有人认为是起于越王勾践,如赵晔的《吴越春秋》就说:“盖悯(伍)子胥之忠而作”。周栎园《因树屋书影》则又认为:“因水抗吴,托于嬉戏”。看来可能是因地区而异,两湖一带和江浙地区就有不同说法。

云南的端午风俗,颇类似中原,但也有地方民族特色。在大理白族地区,端午除作粽外,还要专门备办“生皮”(一种肉类凉拌菜)佳肴一道以庆贺节日。是日不仅沐兰汤,饮雄黄酒,在吃过晚饭之后,全家老小照例要到郊外散步,称为“走百病”。据《大理月节词》云:

生皮角黍过端阳,美酒雄黄斟满觞。

百病提防须出走,名园古寺好徜徉。

昆明端午节风俗也与内地大同小异。据陈古逸的《昆明近世社会变迁志略·岁时》记载:“端午以菰叶裹糯米为角黍,当是祭三闾大夫遗意。饮雄黄酒,食平胃散,一则解毒,一则去滞,颇合卫生。”

这天,在滇池一带也像全国其他地方一样,有龙舟竞渡,锣鼓喧天,艘艘舟楫在烟波浩渺的滇池中疾驶,湖畔观者如堵。清人朱绂有诗云:

两岸人声笑不休,满河箫鼓赛龙舟。

日斜画舫归何处,撑过西山古渡头。(阎实)(云南日报)

责任编辑: 李潇骞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